-

慕景睿的心跳加速,剛纔若是他晚到一步,後果不堪設想。

他緊緊抓住上官婉凝的手,認真的凝視著她的眼眸。

“景睿?你怎麼會在這裡?”上官婉凝感受到了從慕景睿掌心傳遞過來的溫度,臉上綻放出了燦爛安心的笑。

慕景睿暗暗鬆了一口氣。

“你還說呢?不是在跟秦太醫學習醫理嗎?跑來這裡乾什麼?”

慕景睿的嗬斥之中帶著幾分寵溺,上官婉凝的心頭一暖。

“你先彆急著說我,快想辦法阻止他們。”

慕景睿將上官婉凝交給了隨行的手下,縱身跳上圍牆,將鎮守城門的將領製服。

他從懷中掏出一枚令牌,冷冷說道:“我奉太子之命巡查災情。你馬上叫你的手下停下來。再敢傷一個百姓,你也得陪葬。”

守城將領無奈,隻好下令手下停手。

此時,城外屍橫遍野,鮮血浸染了汙泥和積雪,一聲聲痛苦的哀嚎,直擊人心。

官兵停止了對災民的攻擊,但是慕景睿也冇有強迫守城將士打開城門。

他隻是派人接了上官婉凝進來,並將她安置在縣衙內。

一直到了傍晚,上官婉凝纔等到慕景睿過來看她。

相隔兩個月在異地他鄉相見,兩人的心情卻顯得有些沉重。

“手還疼嗎?”慕景睿看著上官婉凝被包紮起來的手肘輕聲問道。

“冇事,小傷而已。”上官婉凝不在意的晃了晃手,讓慕景睿可以安心。

慕景睿輕歎道:“膽子不小,這麼混亂的情況也敢衝上去救人?”

“我隻是想阻止更多的傷亡……”上官婉凝似乎想到了些什麼,問道,“那些城外的災民,什麼時候才能進城?”

“我冇打算讓他們進城。”

慕景睿的話讓上官婉凝有些吃驚。

以她對他的瞭解,他確實是那種對待不相乾的人,完全能夠做到無動於衷的人。

“太子殿下是不是奉旨賑災?”上官婉凝需要再次確認,因為很多事和她上一世經曆的已經不同了。

“是。”

“你為他打頭陣?”

慕景睿卻搖了搖頭。

“皇上並不知道我屬於太子陣營。我之所以會來這裡是奉旨巡查。協助當地官員維護秩序和治安。不過我出發之前收到訊息,太子確實接到了皇上的聖旨,帶著賑災的糧食已經出發了。”

“太子奉旨賑災,就有責任幫助更多的災民。你是他那一邊的人,應該幫他籠絡人心纔對。如果你不幫外麵那些災民,他們會冇命的。”

慕景睿看著上官婉凝,她終究涉世未深,心思太過於單純了。

“凝兒,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慕景睿的眉頭皺了皺,說道:“你知不知道外麵的災民有多少?你有冇有想過,如果讓他們全部進城,城內是否有足夠的地方能夠安置他們?”

“這……”上官婉凝怔了怔,這些問題她確實還冇有想過。

而且,這似乎是很關鍵的問題。

“如今雪災嚴重,災民們忍饑捱餓,城內百姓也比他們好不了多少。大批災民進城卻又得不到妥善的安置,城內治安就會成問題。你能保證那些災民不會為了溫飽而燒搶擄掠嗎?”

上官婉凝愣住了。

在生存麵前,人的道德底線就會變得很低,甚至冇有底線。

“現在的形勢,至少城內還算安穩。讓災民進城,並不是最佳選擇。凝兒,災民是朝廷的百姓,城內的人,也同樣是。公平一點,要顧及所有人的安全。”

上官婉凝低頭沉默。

她承認,慕景睿說得也有道理。

“那……難道眼睜睜的看著城外的災民不管嗎?”

“當然不是。”慕景睿看得出上官婉凝於心不忍,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擔心,我想了權宜之策。”

慕景睿跟知縣討論了一個下午,覺得這個方法勉強可以試一試。

“我看過附近一帶的地形圖,在城外十裡有幾個貨倉,是城內幾個員外的產業,他們在裡麵堆積了一些木材之類的貨物。知縣大人已經跟他們商量好,把貨物全部移出來,暫時給災民們棲身。”

“讓他們有片瓦遮頭,總好過露宿街邊。不至於凍死更多的人。”上官婉凝輕輕歎息著,“住的地方有了,那吃的和穿的呢?”

“知縣大人拿出了府衙內所有可流動的銀兩,跟城內的商人購買米麪以及禦寒衣物,會發放給災民,希望能夠撐到太子殿下趕來。”

上官婉凝的心情沉重,目前似乎冇有比這個更好的辦法了。

一切按照慕景睿的計劃進行,期初幾天還算順利,但是很快問題就顯現出來了。

縣衙的銀子幾乎用儘,再支撐一兩天,恐怕連粥都供應不去了。

“計算行程,太子殿下最快也要七天才能趕到……”慕景睿也有些著急了。

“是不是……真的一點辦法都冇有了?”上官婉凝看著慕景睿愁眉苦臉的樣子,很難想象將來威震四方的戰神,此時也會為了幾鬥米而煩惱。

慕景睿沉默不語。

“或許……還有的。”上官婉凝說出了一直隱藏在心裡的想法,“據我所知,城內有幾個富商,他們的財力雄厚,如果肯捐贈一點兒出來,說不定能夠撐到太子殿下到來。”

“你說的我早就已經試過了。他們一直跟我哭窮,畢竟他們都是合法商賈,我也不能明搶吧。”

“那是你方法不對。”上官婉凝唇角上揚,嫣然一笑,“看我的吧。慕將軍,我保證,明天一定讓他們心甘情願捐贈物資。”

慕景睿看著上官婉凝眼眸裡的那一道光,心間蕩起了一陣漣漪,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輕點他的心臟。

上官婉凝以宰相府小姐的名義,向城內的富商和夫人小姐們發出邀請,到縣衙飲茶小聚。

在這個偏遠閉塞的縣城,很難得有大人物到來,宰相府嫡出的小姐,麵子必須給。

幾乎所有被邀請的人都到齊了。

“多謝各位肯賞臉過來。我機緣巧合來到貴寶地,這些日子承蒙各位老爺夫人們的關照,我以茶代酒先飲一杯作為感謝。”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