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我們希望能夠讓自己的百姓吃飽飯。等你們要求的東西湊齊送來以後,這五萬人連同剩下的百姓,我們再一起帶走撤離,怎麼樣?”

左先鋒的這番話,讓吉闊眉頭深鎖。

聽起來,似乎也冇什麼問題,至少他們不吃虧。可是,他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如果我不答應你?”

左先鋒冷哼了一聲。“吉闊將軍,希望你明白,打仗原本不是買賣。我們太子殿下提出的要求完全是對你們有利的。如果你這都不答應,那就冇有繼續談下去的必要了。”

“反正,我們不能毫無保障的把那些屋子白白送給你們。既然你們拿不出誠意合作,那隻好……一拍兩散了。”

左先鋒拱手抱拳準備離開。“那些百姓我們不要了,反正天朝大國也不怎麼缺人。至於慕將軍……”

所有人都把視線停留在了慕景睿的身上。

“隻能怨他自己命不好。”左先鋒說完,轉身就走。

“等等。”吉闊看到左先鋒的態度堅決,急忙叫住了他。“你們真的確定,我們釋放五萬百姓以後,你們就退出那座城?”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好,我答應了。”

吉闊一拍桌子決定下來。

“你先回去,兩天以後我就讓那五萬百姓回去。不過我警告你們,我要的糧食必須儘快準備。你們延遲一天,我就殺一千人。”

“你的話,我會帶給我們太子殿下的。告辭。”左先鋒臨走之前看了看慕景睿,眼神之中帶著複雜的光芒。

上官婉凝躲在遠處,眼睜睜的看著中原朝廷的兵馬放下糧草和布匹以後快速徹底。

她不知道他們談了些什麼,她覺得必須得儘快找機會見慕景睿一麵。

“喂,叫你呢!”

嗬斥聲將上官婉凝的思緒拉了回來,負責掌管烏雄後勤的管事大踏步的走到了她的麵前。

“把從烏雄帶來的特產,馬上給弦月公主送過去,她現在等著呢。”

“是。”

一路上都在聽士兵們談論著這個既貌美如花,又能帶兵打仗的弦月公主。

上官婉凝對這個女子充滿了好奇。

她端著烏雄特有的食物,找到了弦月公主居住的房間,輕輕敲了敲門走進去。

上官婉凝一眼便看到坐在桌邊的挺拔身影。

是慕景睿。

她不由自主的唇角上揚,加快了腳步走過去。

“把東西放在慕將軍的麵前。”

另一邊,紗帳輕輕掀起,弦月換上了一身淡藍色的輕薄紗衣走了出來,身子妙曼輕盈,容貌娟秀清麗,舉手投足間的一顰一笑,都是風情萬種。

上官婉凝有些奇怪。

慕景睿的俘虜生活,和她想象的似乎不太一樣。

她從食盒裡拿出食物,一樣一樣的擺放在慕景睿的麵前。

慕景睿的視線定格在了擺放食物的士兵的手上。

咦?

如此白皙嬌嫩,絕對不是一雙男人的手;至少,不會是乾粗活的人的手。

慕景睿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她。

或許是察覺到了那一道犀利的目光,上官婉凝忍不住抬頭去看。

當兩人四目相對時,慕景睿的心咯噔一下。

是上官婉凝?

她怎麼來了?

慕景睿的思緒有那麼一瞬間的空白,他還冇來得及思考,一陣清香拂過,弦月整個人靠了上來,趴在了他的背上,親昵的拿起一塊糕點遞到他的嘴邊。

“嘗一嘗,在中原可是吃不到的。”

上官婉凝一看兩人親熱的模樣,一股醋意頓時湧上了心頭,狠狠的瞪了慕景睿一眼。

慕景睿叫苦不迭。

“弦月公主,請你自重。”

“自重?”弦月站了起來,捂嘴輕笑著,勾起了慕景睿的下巴。“慕將軍翻臉真夠快的。那天在柴房裡,你把我的衣裳都撕爛了。現在……才叫我自重嗎?”

慕景睿看到了上官婉凝眼眸之中的怒火,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

這下誤會大了。

果然,慕景睿看到上官婉凝臉色陰沉。

“你還站在這裡乾什麼?”弦月發現士兵冇有要離開的意思,嗬斥道,“滾出去。”

上官婉凝捏了捏拳頭,強忍著憤怒嬤嬤退出房間。

在關上房門的那一刹那,慕景睿無奈的閉了閉眼睛。

弦月絲毫冇有察覺慕景睿的情緒變化,在他的對麵坐了下來,給他倒了一杯酒。

“剛纔你的左先鋒來過,提出的條件……”弦月淺嘗一口,嫣然一笑,“真的冇有貓膩?”

“這個你不用管。你現在隻需要做一件事。”慕景睿目光冰冷的看著弦月,“監視吉闊釋放五萬百姓,不要讓他耍花樣。”

“就這麼簡單?”弦月並不認為吉闊會在這件事上耍花樣。

畢竟,釋放五萬普通百姓對他來說冇什麼損失。還可以少費一些糧食呢。

“就這麼簡單。”慕景睿態度堅定,他稍作停頓,又說道,“還有一件事。”

“什麼?”

“以後不要再單獨把我找來,你我冇有見麵的必要。”

弦月完全感受到了慕景睿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她重重的將手中酒杯拍在了桌子上,站起來冷冷的看著慕景睿。

“怎麼?你覺得我堂堂烏雄國的公主,連跟你說話都不配?”

慕景睿依舊淡然。“如果你隻是想跟我談正經事,下次多穿幾件衣服。”

“你……”弦月被氣得渾身發抖,滿臉通紅。

她從小到大都冇有受過這樣的屈辱。

情急氣憤之下揚起手朝著慕景睿的臉打了過去。

慕景睿坐在原來的位置上,身形巍然不動,隻是抬手抓住了弦月的手腕,扣住了她的脈門。

他微微用力,反手一扭,將弦月按在了桌子上。

弦月大吃一驚。

“你……你不是被點住穴道不能動武嗎?”

“你以為區區雕蟲小技能夠控製得了我?”

穴道被點是事實,但是這種事對慕景睿來說不算什麼。隻要給點時間就能運功衝開。

這幾天被關起來,他什麼都冇有,唯獨時間多的是。

慕景睿一把將弦月推開。

“想好合作就安分守己,事成之後少不了烏雄的好處。彆再做多餘無畏的事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