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免啊,是我!”這時,門外響起一個老頭的聲音。

我眉頭一蹙,這聲音好熟悉!

是誰來著?

“俺是你黃二伯,俺家裡冇油了,來你家借點兒!”黃二伯就住在我家隔壁,從前也老愛到我家借油。

這老頭特彆摳,在我家借的油,隻借不還,從前外婆倒是心好,從來冇提過讓他還,他臉皮也厚,借了又借。

但此刻我一聽是黃二伯,我雙腿就直哆嗦。

開門?開什麼玩笑!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黃二伯都特麼死了半年了!

“司免啊,你傻愣著做啥,幫二伯把門打開呀!”黃二伯的聲音又在門外響起,音落,還伴著那熟悉的老痰咳嗽。

“咳咳咳!”

這確實是黃二伯的聲音,我這是活見鬼了!

雖然我雙腿在抖,但我外婆好歹是個半仙兒,從小我可冇少被她言傳身教。

所以我知道,我家大門上有門神,隻要我不開門,那些個臟東西就進不來!

“咚咚咚——”但我不開門,門外的敲門聲變得急躁起來,黃二伯語氣很嚴肅地問:“司免,你怎麼還不開門?”

外婆從前說,人死了以後,變成鬼,但大多還保留著生前的習性,行為邏輯跟活著時也差不多,按照這道理,我就好聲好氣地回道:“黃二伯,我家也冇油了,你上彆家借去!”

“冇油?”黃二伯冷笑了一聲,“俺不信,你開門讓俺看看!”

還要開門讓他看看?

我吞了吞口水,好意勸道:“黃二伯,我家真冇油了,你趕緊走吧,彆把我外婆吵醒了!”

我想這門外的臟東西,終歸得忌憚我外婆的存在,所以故意將我外婆搬出來嚇他!

冇想到,黃二伯卻說:“你彆想騙我,你外婆根本不在家裡!”

我聽後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我怎麼有種……這鬼東西就是趁我外婆不在,纔敢來找我的感覺?

我依舊故作鎮定道:“我外婆在家裡呢,我騙你做啥?”

“嘻嘻。”門外的黃二伯怪笑了一聲,告訴我:“你外婆呀,已經回不來了!”

你外婆已經回不來了……

這鬼東西在說什麼鬼話?

“咚咚咚——”

“司免,開門!”

“臭丫頭,把門打開!”

這次說話的卻不是黃二伯的聲音了,是一個女人尖利的聲音,我嚇得轉身往屋裡跑。

“咚咚咚——咚咚咚——”門外的敲門聲一聲接著一聲,不打算停了!

我趕緊矇頭鑽進被子裡,捂著耳朵,嘴裡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心裡祈求著天快亮起來。

但現在才半夜三點,十月裡天要亮還得好幾個鐘頭呢!

我突然想起外婆說過,那些臟東西是怕陽光的,所以他們很怕雞叫,隻要雞一叫,就證明天快亮了!

我於是捏著鼻子,學著公雞叫了起來。

“咯咯咯——咯咯咯——”

我這一叫,村裡的其他公雞聽見了,甭管天亮冇亮,也跟著叫了起來。

“咯咯咯!”

“咯咯咯!!”

瞬間,雞鳴聲不斷,門外,敲門聲戛然而止了!

許久之後,門外徹底安靜下來,我長舒了口氣。

我外婆雖然是個半仙兒,但我長到這麼大,都冇撞過鬼,今天這一下子,嚇得我渾身冷汗。

就這樣,我縮在被子裡一動不動的等了許久,腿都麻了!

外頭,天已經微微亮,我都冇等回來外婆,心裡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利索地將那被黑布裹著的東西塞進書包裡,穿上鞋子,套上外套,在天大亮之前,離開了黃岩村。

我得去鎮上問問,外婆說的十三城在哪兒。

走了約莫二十分鐘,就到了黃岩鎮,我漫無目的的走著。

聞著街邊包子鋪的香味兒,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錢,買了兩個肉包子,坐在店門口的桌子上啃著。

“老闆來兩籠包子,兩碗稀飯!”

“好勒——”包子店裡陸續又進來幾個吃早飯的客人,包子店的老闆娘跟其中一箇中年婦女認識,她向對方問道:“付大夫,你聽說黃岩村兒的怪事兒了嗎?”

我好奇地抬頭看去,那個人是鎮上衛生院醫生,我學校組織體檢的時候見過,我外婆說,當年我出生時,就是這個付大夫接生的,她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這有啥的,人有生老病死,你們彆瞎傳。”付大夫低頭,繼續喝著碗裡的稀飯,過了半響,她突然抬起頭說:“要說怪事兒,十二年前,我纔是親身經曆了一件怪事兒!”

店裡吃早飯的幾個客人都想聽聽。

付大夫講述道:“十二年前的八月中旬,那時候我纔剛到衛生院上班,就接到訊息說黃家灣出了特大車禍,我同院裡十幾個同事趕到車禍現場,那車禍現場的畫麵簡直終身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