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外婆已經回不來了……

這鬼東西在說什麼鬼話?

“咚咚咚——”

“司免,開門!”

“臭丫頭,把門打開!”

這次說話的卻不是黃二伯的聲音了,是一個女人尖利的聲音,我嚇得轉身往屋裡跑。

“咚咚咚——咚咚咚——”門外的敲門聲一聲接著一聲,不打算停了!

我趕緊矇頭鑽進被子裡,捂著耳朵,嘴裡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心裡祈求著天快亮起來。

但現在才半夜三點,十月裡天要亮還得好幾個鐘頭呢!

我突然想起外婆說過,那些臟東西是怕陽光的,所以他們很怕雞叫,隻要雞一叫,就證明天快亮了!

我於是捏著鼻子,學著公雞叫了起來。

“咯咯咯——咯咯咯——”

我這一叫,村裡的其他公雞聽見了,甭管天亮冇亮,也跟著叫了起來。

“咯咯咯!”

“咯咯咯!!”

瞬間,雞鳴聲不斷,門外,敲門聲戛然而止了!

許久之後,門外徹底安靜下來,我長舒了口氣。

我外婆雖然是個半仙兒,但我長到這麼大,都冇撞過鬼,今天這一下子,嚇得我渾身冷汗。

就這樣,我縮在被子裡一動不動的等了許久,腿都麻了!

外頭,天已經微微亮,我都冇等回來外婆,心裡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利索地將那被黑布裹著的東西塞進書包裡,穿上鞋子,套上外套,在天大亮之前,離開了黃岩村。

我得去鎮上問問,外婆說的十三城在哪兒。

走了約莫二十分鐘,就到了黃岩鎮,我漫無目的的走著。

聞著街邊包子鋪的香味兒,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錢,買了兩個肉包子,坐在店門口的桌子上啃著。

“老闆來兩籠包子,兩碗稀飯!”

“好勒——”包子店裡陸續又進來幾個吃早飯的客人,包子店的老闆娘跟其中一箇中年婦女認識,她向對方問道:“付大夫,你聽說黃岩村兒的怪事兒了嗎?”

我好奇地抬頭看去,那個人是鎮上衛生院醫生,我學校組織體檢的時候見過,我外婆說,當年我出生時,就是這個付大夫接生的,她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這有啥的,人有生老病死,你們彆瞎傳。”付大夫低頭,繼續喝著碗裡的稀飯,過了半響,她突然抬起頭說:“要說怪事兒,十二年前,我纔是親身經曆了一件怪事兒!”

店裡吃早飯的幾個客人都想聽聽。

付大夫講述道:“十二年前的八月中旬,那時候我纔剛到衛生院上班,就接到訊息說黃家灣出了特大車禍,我同院裡十幾個同事趕到車禍現場,那車禍現場的畫麵簡直終身難忘!”

有人接過話說:“那車禍我曉得,死了幾十個人,車上連同司機,無一倖免,我們這十裡八鄉,誰不知道那場車禍啊?我有個老表就是那場車禍遇難者!”

“其實,那場車禍還有個倖存者!”正當大家聊得熱鬨時,付醫生突然來了這麼一句,接著她說:“我們當時第一批到達現場的同事傳回來的訊息是,車上的人全死了,誰曾想,我們竟在撞得稀爛的客車低下,救出一個身懷六甲的孕婦,那孕婦送到衛生院時還有氣,當晚在醫院裡我主刀,剖腹產下個女嬰,最後女嬰活下來了,孕婦卻死了,哎……”

說到這裡,付大夫不打算講下去了,她用餐巾紙擦了擦嘴,跟店裡的早餐客人道彆,我也啃得差不多了,起身跟著走了出去。

“阿姨!”我小聲地喚道。

付大夫停下來,她並不認識我。

“小妹妹有什麼事兒嗎?”她溫和地問。

我問她:“阿姨,你剛講的那場車禍奇怪,哪裡奇怪呢?”

付大夫愣了一下,可能是覺得從我一個小孩子嘴裡問出這話有些詫異吧,她頓了片刻說:“按說,當時那種情況下,那個孕婦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那她為啥又活下來了呢?”我刨根問底兒。

付大夫笑了笑說:“小妹妹,這世界上,還有很多事是我們無法解釋的!”

她好像趕著上班,說完就轉身往衛生院的方向走去,我感覺這阿姨挺好的,所以就跟在她後麵問:“阿姨,你知道一個叫十三城的地方嗎?”

她聽後腳下一頓,回過頭來仔細打量了我一番,問我:“小妹妹,你怎麼知道這個地方的?”

我心頭一喜,我如實回答:“我外婆告訴我的!”

“你外婆?”付大夫走到我身邊,繼續打量我周身,問道:“你是不是姓司?”

我有些吃驚,她怎麼知道我姓司的?

接著,對方直接問我:“你是司免?”

我點了點頭。

她臉上出現一絲驚訝,歎道:“真的是你,你今年十二歲了吧?”

我還是點頭。

她很客氣對我說:“我和你外婆是老熟人了,她前些年幫我家裡看過事兒,你說的那個十三城,我當時聽你外婆講過,那地方好像不是一個城,而是一個地址,具體在哪兒,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你知不知道,有彆人知道這個地方怎麼去的?”我現在就要趕到這個地方去,因為我感覺我外婆出事了,那個姓寧的老先生應該可以幫我。

付大夫搖了搖頭,看出我很低落,她關心地問我:“你外婆呢?”

“我外婆……她……”

我不知道要怎麼給對方講外婆的事,她也看出了點什麼,就好心提議道:“最近鄉鎮上不是很太平,你一個小孩子彆到處亂跑,你跟我先去衛生院裡吧,我聯絡你外婆來接你!”

我就一小孩兒,也不曉得要去哪裡找那十三城,若她能幫我找到外婆就好了!

今天衛生院病患很多,付大夫很忙,她將我留在門診室的一間休息室裡,她特意給一旁的護士姐姐囑咐,說我外婆會來接我。

我就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著,等到中午的時候,護士姐姐還去衛生院的食堂裡打了盒飯給我吃。

下午兩點的時候,護士姐姐笑著進來對我說:“妹妹,你外婆來接你了!”

我聽後一喜,從椅子上跳下來,跟著護士姐姐來到外麵的走廊裡。

但當我看到站在走廊裡的老太婆時,臉上的笑容卻戛然而止。

因為這老太婆,根本就不是我外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