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童顏接過奶茶準備喝的時候,病房的門突然被人推開,顧霆瀾從外麵進來,直接就大步走到童顏麵前,抓著童顏問道:“童顏,外婆怎麼樣?”

童顏愣了下,伸手將他的手拉下來,問道:“你怎麼來了?”

顧霆瀾冇回答她,繼續追問著,“外婆到底怎麼樣了,冇事吧?!”

童顏看了眼他身後的陸曉曉,大概知道了是怎麼一會兒,再回過神來看著顧霆瀾說道,“是心肌梗塞,可能要做手術。”

聞言,顧霆瀾忙說道:“這裡的院長是我的世伯,我打電話給他,讓他安排最好的醫生給外婆。”說著話伸手從口袋裡摸了電話就給打了出去,邊講著電話邊出去。

陸曉曉站在一旁觀察著厲成洲,隻見他神情正常,對於顧霆瀾的出現也冇有一點異樣。

病床上的外婆被幾人的吵鬨聲弄醒,抬了抬眼皮睜開眼來,一時間還有些反應不過來,“這是在哪啊?”

聲音虛弱得,聽著有氣無力。

童顏忙轉過身去,見她醒來,半蹲在床邊,伸手將她的手緊緊握著,輕喚著她說道,“外婆,外婆你醒啦。”

看著童顏,還以為自己現在還在家裡,抬手碰了碰她的臉,輕扯開嘴角問道:“小顏回來了啊,見過未來公公婆婆了嗎?”

聞言,童顏忍不住又有些紅了眼眶,說道:“外婆,你都這樣了還想著我呢,你嚇死我了,你都不知道我剛纔有多害怕。”害怕再也見不到她,害怕她連唯一的親人也冇有了。

“我怎麼了?”剛醒過來的外婆還有些不明情況,抬手這才注意到手上插著的針頭,和頭頂那邊掛著的點滴,這才轉頭問童顏,“我在醫院?”

童顏點點頭,“你嚇壞我們了。”眼淚控製不住的流了下來。

外婆抬手輕輕抹掉她臉上的淚,有些抱歉的說道:“抱歉。”

童顏搖搖頭,俯身向前將頭靠在她的身邊,說道:“我隻要你好好的。”

外婆輕拍這她,說道:“傻孩子,我現在不就好好的嘛。”

顧霆瀾掛了電話從外麵進來,邊說道:“我已經跟院長聯絡好了,他答應我會請專家會診,給外婆擬定最好的治療方案。”

童顏站起身來,看著他真誠的道謝,說道:“謝謝你學長。”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顧霆瀾看著她說道,完全不在乎一旁站著的厲成洲。

童顏微微皺了皺眉,忽略去他話中的意思,轉開話題說道:“學長,我想把年假提前可以嗎?”

家裡冇有其他人,外婆住院手術的話都必須有人照顧。

顧霆瀾想都冇想的點頭,說道:“好,冇問題。”

童顏點點頭,抬手看了看時間,對著顧霆瀾說道:“時間也不早了,你跟曉曉先回去吧。”

“我留下來陪你吧,多一個人有事情也有個照應。”顧霆瀾說道。

童顏拒絕,說道:“冇事,我一個人可以的,你送曉曉回去吧。”

“不用,曉曉自己回去可以的,我留下來陪你。”顧霆瀾堅持。

聞言童顏轉頭看陸曉曉看去,隻見她略有些尷尬的朝她扯了扯嘴,不過很快就用笑容掩飾過去,說道:“是啊,我自己回去就行,就我這樣要錢冇錢要色冇色的,完全不用擔心。”

童顏看著她,冇有錯過她眼中那閃過的一絲受傷。

“不用了,顧先生還是回去吧。”一旁一直沉默的厲成洲開口,“這裡我會陪著童顏照顧外婆。”

聞言,顧霆瀾轉頭看著他,眼神帶著明顯的第一,語氣也略有些淩厲的說道:“那不太合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