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低垂著眼皮的蘇辰昊抬手打斷付蕊的話,問道:支架的編碼有記錄嗎?

付蕊唇邊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辰昊哥,你先彆急,編碼是有的,不過宋寧怎麼說也是你的妻子,還是讓她再想想?

頓了頓付蕊滿眼懇切地看向宋寧,宋寧,我相信這次事故責任不全在你,但做為醫生得有醫德,不管出現什麼後果都要實事求是。

宋寧點點頭,抬起寫滿認真的眸,那付主任覺得實事求是應該是怎麼樣的?是不是我說的情況不太合您心意?

你!宋寧你要是這個態度我可不幫你了。付蕊一口氣頂在胸口,瞪著宋寧那張有些呆萌的臉。

差點就著了道,宋寧這是在故意氣她,想讓她在蘇辰昊麵前失態。

付蕊緩和了一下情緒,看了眼蘇辰昊略顯為難地道,辰昊哥,宋寧既然這麼肯定,那......我就查了。

片刻後,付蕊拿著列印了幾串編碼的紙回到辦公室,眼角輕蔑地掃過宋寧,蘇爺爺植入的所有支架的編碼都在這了。

蘇辰昊眸光落在宋寧身上片刻一指桌上的小盒子。

付蕊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取出支架細細比對,她就不信還能對得上。

然而,幾秒鐘後,付蕊瞳孔猛地收縮,嘀咕道:這不可能。

那是對上了?宋寧輕鬆一笑,看向蘇辰昊,這個結果付主任顯然不太滿意,最好還是委托第三方做下堅定,大家都安心。冇其它事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蘇辰昊剔看宋寧一眼,暗自輕笑著站起身,我送你。

這麼多年她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有增無減。

宋寧轉身與蘇辰昊對視數秒,撅了下嘴,轉身出了辦公室。

辰昊哥......這......這絕不可能的......這肯定有問題......付蕊急追上前。

蘇辰昊一轉身拿過她手裡的支架和單子,我會儘快找第三方與你們醫院一起做個鑒定。

說罷蘇辰昊大步踏出辦公室。

看著兩人離開,付蕊眸中湧動著恨意,這怎麼可能,宋寧怎麼可能把支架取出來?那蘇老爺子絕不可能安然無恙,一定是在故弄玄虛!

這邊,宋寧和蘇辰昊,一前一後在走廊裡一眾搞不清狀況的目光中進了電梯。

到了停車場兩人行至車旁,蘇辰昊一手撐在車上將正要開門的宋寧抵在車前。

寧寧......蘇辰昊貼在宋寧身後,聲線低沉蠱惑,兩個月冇見了,你就一丁點都不想我?

宋寧回頭,目光落在他敞開的襯衣領口間線條分明的鎖骨上,一股熟悉的菸草混合著雄性荷爾蒙的味道鑽入鼻腔,隨之便是一陣酥麻過電般的感覺湧了上來。

新婚之夜的一暮騰地湧入腦中。

那是宋寧的第一次,以至於他身上這股獨特氣息在那之後如同刻印在她腦海中一般,久久揮之不去......

宋寧童顏微沉收斂思緒,輕推了蘇辰昊一把,你不去照顧爺爺,跟著我做什麼。

蘇辰昊唇邊泛起痞笑,凝著宋寧寬鬆T恤領口處的白皙,你都說爺爺冇有大礙,我跟著我老婆有什麼不對?

宋寧抬眸對上蘇辰昊痞氣實足的眸,你就這麼相信我?爺爺可還在昏迷呢。

蘇辰昊一挑眉梢,伸手環過宋寧纖細的腰枝,將人帶進懷中斂起眸光俯視她,我老婆我當然相信,也不允許其他人置疑。

不愧是放浪形骸的高手!句句話都說的暖人心腹!

可蘇辰昊是什麼人,放蕩不羈萬花叢中混慣的主,長了一張慣會哄人的嘴。

宋寧猛將他推開,拉開車門坐進去深深緩了口氣。

蘇辰昊凝著她紅透的耳垂挑了挑眉梢跟著上了車。

車子行駛在路上,宋寧目視前方淡淡地道,這枚支架脫落的有些蹊蹺。

蘇辰昊狹長的眸子頓時眯了起來,人為?

宋寧略一垂眸,很有可能。

蘇辰昊眸色一沉,蘇老爺子心臟一直不好,做過幾次支架手術,他對心臟支架還是有一定瞭解的,心臟支架幾乎是不可能脫落的,更何況蘇老爺子用的是國際上質量最好的支架。

他一手握緊方向盤,另一隻手將支架連同付蕊打出來的編碼一起遞到宋寧手中,保管好,我會儘快安排機構來做鑒定。

嗯。宋寧輕應一聲收好東西,調整了下座椅窩在裡麵閉目養神。

這時,宋寧握在手裡的手機發出叮咚一聲,手機屏一亮閃出一條來自仙女の香吻的資訊:晚上出來嗨呀,給你介紹幾個帥哥。

蘇辰昊掃了一眼,輕挑下了眉梢。

宋寧揉著眼睛坐起身,打開手機略一思忖輸入到:有事,不去。

下一秒,仙女の香吻:該不會是你那死鬼老公詐屍了吧?

淡定開車的蘇辰昊唇角不易察覺地扯了扯。

宋寧盯著手機屏沉默兩秒,輸入了幾個字並未發送,直接退出微信窩回座位。

剛瞌上眼手機接連響了幾聲,打開一看,是幾張帥氣男生的照片和一段文字:看在咱倆多年的情份上讓你先挑。

宋寧唇角浮起一抹笑,輸入道:勸你善良。

仙女の香吻:我多善良,想給每個帥哥一點愛。

宋寧輕笑一聲退出手機繼續閉目養神,車內安靜的有些微妙,好似什麼都冇發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