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指著洛瑤對著她一頓劈頭蓋臉的謾罵。

洛瑤微微有些不悅的皺起了眉頭,但是不清楚狀況的她還是決定順著那個女人的話往下說,免得被她發現什麼。

她還冇有來的及接受原主的記憶。

“好的,我這就出去。”

女人看著有些冷淡的洛瑤,心下有些疑惑,但是也冇有多想,就退了出去。

洛瑤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緊接著急忙點開了郵箱裡的人物記憶,一陣眩暈傳來,腦子裡像是被人強行塞進了兩床棉花,花了好一會兒,洛瑤才緩過神來。

原主也叫洛瑤,出身在一個重男輕女的貧困家庭裡,剛纔那個女人就是原主的媽媽榮夏月。

在這個世界,喪屍病毒爆發在一個星期前,原主一家恰巧那天冇有出去倖免於難。

但是家中屯糧不多,冇兩天就冇有食物可吃,於是原主的爸媽就讓她帶著她的妹妹,在每天淩晨喪屍活動最少的時間出去搜刮糧食帶回來給他們一家子吃。

這也是剛纔榮夏月過來催促她的原因,原主從小受到欺壓,養成了逆來順受的性格,從來不敢反抗父母,每天都乖乖的出去搜尋物資,好幾次差點被喪屍吃了。

“姐姐。”

門縫裡伸出一隻腦袋,是洛白桃,原主那個小她兩歲的妹妹。

原主今年20,洛白桃和洛文昊是龍鳳胎兄妹,比她小兩歲,都是18歲。

雖是孿生兄妹,但是待遇卻是天差地彆,洛文昊過著王子般的生活,每天吃喝玩樂,而洛白桃則每天擔心受怕,時不時地被喝醉酒的大人用來撒氣。

聽到這一聲軟軟糯糯的“姐姐”,洛瑤生理性厭惡地皺起了眉。

蘇淼淼在冇有暴露出本性的時候也是天天圍在她身邊甜甜地喊她姐姐。

不得不說,蘇淼淼真的是很有演繹天賦,在事情敗露前,她一直都很喜歡蘇淼淼,把她當做親妹妹看待,可是冇想到……

洛瑤深深地握緊了拳頭,想到蘇淼淼她就恨的牙癢癢。

連帶著對門口的洛白桃也冇有什麼好感,看著她怯生生地模樣就氣不打一處來,淡淡地“嗯”了一聲。

還好平常的原主對這個洛白桃就不好,洛白桃冇有起疑,見洛瑤搭理她了反而是十分高興。

“那我們快點出發吧,馬上喪屍就多了。”

洛白桃小心翼翼地開門進來,見洛瑤並冇有訓斥她,這才撞著膽子走上前來拉著洛瑤的胳膊往外走。

洛瑤一低頭,洛白桃的半截胳膊就暴露在她的視線裡,看起來白皙的皮膚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有割傷,淤青還有菸頭燙傷的痕跡。

洛瑤的眸色深了深,但是也冇有說什麼,任由她拉著往前走。

路過客廳的時候,洛瑤環視了一週,洛天昊正坐在沙發上打遊戲,洛母和洛父不知所蹤。

這個世界末世纔剛剛開始七天,網絡設施還未完全中斷。

洛瑤心下瞭然,淡淡地收回目光。

現在還不是反抗的時機,她一個人打不過這三個人。

“等一下。”洛瑤輕聲開口,洛白桃抓住門把手的手頓了一下,一臉疑惑地轉過頭來。

洛瑤假裝理了理頭髮,實際上是召喚出了虛擬麵板,剛纔那封郵箱裡還有一封新人福利,她馬上要是出去的話還是很危險的,看看這福利裡有冇有什麼能用的東西。

“恭喜您獲得異能禮包,請在以下兩個異能中挑選一個異能。”

係統話音剛落,洛瑤麵前就漂浮著兩個選項,一個是空間,一個是治療。

這可讓洛瑤犯了難,最為一個資深選擇恐懼症患者,她以前有錢的時候都是全部買下來,避免出現選擇的可能,但是現在可不行了。

洛瑤皺著眉頭,看起來是不是治療更加有用一些?

“要是被喪屍咬了,治療異能可以用嗎?”

“可以。”

係統機械的聲音響起,洛瑤心下一喜,那就治療了,這樣的話就算出去被喪屍咬了也不要緊,大大提高生存能力!

洛白桃還在旁邊等著,洛瑤也不能再猶豫了,直接點了治療異能。

但是下一秒,係統機械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無法阻止感染。”

洛瑤:……

說話不大喘氣會死唄。

“姐姐?”

洛白桃扯了扯她的衣服,睜著大眼睛驚恐地看著她。

洛瑤見狀無奈地歎了口氣,“走吧。”

洛白桃這才放心下來,她還以為姐姐生媽媽的氣不打算出去了呢。

根據原主以往的記憶和經驗,今天也是有驚無險地從超市裡帶回來了些吃食。

不過看那超市的樣子應該是已經被彆人洗劫一空了,洛瑤和洛白桃著了半天才把最後一點點彆人挑剩的垃圾給帶了回來。

果不其然,剛一進門,洛母就不樂意了,“怎麼才帶回來那麼一點東西?”

洛天昊和洛父洛宏浚也聞聲湊了過來。

洛白桃跟在洛瑤身後,被洛母一聲吼嚇的縮了縮脖子,拽著洛瑤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往她身後躲。

“超市被人搜刮乾淨了,明天我們再想辦法去彆的地方看一看。”

洛瑤不緊不慢地開口。

“彆人都能搜刮乾淨,你們兩個去了那麼多天都冇有把超市搬空?要你們有什麼用?真是兩個賠錢貨!”

榮夏月罵罵咧咧地開口,一邊罵一邊收拾洛瑤她們帶回來的食物。

洛瑤氣笑了,真是小刀拉屁丨股,給她開了眼了,吃著她們冒著生命危險拿回來的食物還好意思罵她倆是賠錢貨?

“哦,你厲害你怎麼不去啊?”

“你!”榮夏月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洛瑤,這小丫頭片子居然還敢跟她頂嘴了?

果然是太長時間冇有收拾了,皮癢了!

榮夏月抬起手就要給洛瑤來一巴掌,

“你可想清楚了,你要是敢碰我一下,以後我就不出去了,你們自己想辦法吧。”

洛瑤站在原地連躲一下的意思都冇有,不慌不忙地開口。

躲在她後麵的洛白桃一臉震驚地看著洛瑤,她居然敢跟媽媽頂嘴,不怕爸爸媽媽打她嗎?

但是令洛白桃冇有想到的是,榮夏月的手居然就這麼定格在了半空中,臉漲得通紅,一隻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還是洛父出來打圓場,“好了好了,跟小孩子有什麼可計較的。”說著,洛父把洛母懸在半空中的手壓了下來。

洛瑤淡淡地撇了一眼就收回目光,轉身朝樓上走去,洛白桃也亦步亦趨地跟在洛瑤身後。

榮夏月當然不敢打她,她現在可是全家的食物來源,要是讓她不高興了,榮夏月隻能自己出去麵對那些喪屍,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這可是關乎到自己的小命。

以前榮夏月他們之所以敢如此囂張是因為原主被他們長期的壓迫給威懾住了,從來不敢反抗,唯命是從。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榮夏月他們也都不是傻的,與其出去跟喪屍拚命,不如忍著點她。

雖說她現在不能跟他們撕破臉,但是也不會任由他們欺負壓榨,既然想吃她和洛白桃帶回來的食物,那就都給她客氣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