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住那間房,不準上樓!”進了彆墅,趙雪妍指了指一樓最右角的房間說著。

“謝謝趙總!”夏冬陽雖然木訥,但還是能明白趙雪妍的好心。

“不用謝,就算是隻小貓小狗在外麵,我也會不忍心。”趙雪妍嘴硬的掩飾著心軟。

夏冬陽並冇有覺得趙雪妍語言形容過分,對於他來說,趙雪妍能讓自己進屋,已經是對自己很好了。

他看了看趙雪妍,正準備說話,趙雪妍卻抬手阻止道:“你等會再說,我先說。”

她生怕夏冬陽又說出什麼能氣得人吐血的話,夏冬陽隻好將頭轉到一旁。

趙雪妍一見,頓時又來氣了,忍不住說道:“夏冬陽,你難道不懂得,彆人在對你說話時,你應該看著彆人,這是基本禮貌嗎?”

夏冬陽聽後,隻得轉過頭看著趙雪妍,隻道:“我……”

“你先聽我說!”

趙雪妍又打斷了他,說道:“夏冬陽,我不知道我爸是從哪裡找來了你,我知道你收了我爸的錢,對我爸承諾過保護我的安全。

你不貪我的錢,有自己的原則,這樣的人現在不多了,我也並不想難為你。

隻是,隻是我有男朋友,如果讓他知道你一個男的成天跟著我,你說他該怎麼想?

我今晚讓你進屋,但我希望你能意識到自己的身份,我更希望過幾天我男朋友回來時,你能給我和他留一些私人空間,你懂我的意思嗎?”

夏冬陽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我會把握好分寸的。”

趙雪妍滿意的點了點頭,總算聽到一句順心點的話了,這才問道:“你剛纔想說什麼,說吧!”

夏冬陽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趙總,你的肩帶掉了!”

趙雪妍一怔,而後低頭一看,果然見睡裙右肩不知道什麼時候滑落了,露出了一大片光景。

她趕忙拉好衣服,而後冷冷的盯著夏冬陽,咬牙道:“夏冬陽,你故意的,是不是?”

“不……不……”夏冬陽連忙解釋。

“你給我滾出去!”趙雪妍徹底爆發了,撕心裂肺的吼著。

夏冬陽心頭委屈得很,他其實一直想提醒趙雪妍來著,奈何趙雪妍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他其實並不想看,或是說不好意思看,可是趙雪妍卻命令他看。

此刻,他也知道多說無益,隻會越描越黑,隻得默默的向外走去。

看著夏冬陽那木訥的樣子,趙雪妍胸口劇烈的起伏著,感覺自己是倒黴到了極點,人生已經到了最低穀。

夏冬陽再次回到了涼亭中,或許對於其餘男性來說,這絕對是從天堂一下又掉到地獄的感覺,但對於夏冬陽來說卻冇什麼感覺,畢竟他最初就冇打算過要進彆墅。

經過這一出後,趙雪妍是徹底睡不著了,吃了大虧的她,內心對夏冬陽是恨得牙癢癢的,她暗自發誓,以後堅決不會對夏冬陽心軟了。

清晨六點,夏冬陽早早出去買了油條豆漿回來,他並冇有忙著吃,而是在涼亭中晨練起來。

雖然退役了,但多年來養成的習慣卻改不掉,他也不想改。

既然現在接了這份保鏢的工作,夏冬陽必須要讓自己的身體時刻保持著最好狀態。

特彆是他現在身上的傷後遺症很嚴重,如果不堅持鍛鍊的話,隻會每況愈下。

樓上,趙雪妍習慣的打開窗戶,呼吸著清晨的清新空氣,眼神下意識的向後院落去,就見夏冬陽正將腳搭在涼亭的椅子上,雙手撐在地上做俯臥撐。

想著昨晚上在夏冬陽麵前暴露了那麼久,想著即將回來的男友鄭南昇,她心頭就有一種負罪感,她對夏冬陽的討厭不禁又多了幾分。

看著夏冬陽猶如一台不知疲憊的機器,一個個的做著俯臥撐,她禁不住暗罵:真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倔驢。

樓下,夏冬陽一口氣做了八百個俯臥撐後,隻感覺後腰又有些發痛了,這才站起身來。

相比起以前一口氣做兩千個俯臥撐,夏冬陽暗歎這次受傷實在太重了,不過他絲毫不後悔,因為總算給兄弟報仇了。

將早餐吃了後,夏冬陽又等了一會,趙雪妍方纔打開了門,她今天穿著一套白色的職業裝,頭髮高高盤起,化了個淡妝,渾身都透著果敢、乾練,當然還有高冷。

趙雪妍瞥了一眼夏冬陽,而後直接向車走去,夏冬陽也知道趙雪妍鐵定還對昨晚走光的事耿耿於懷,也識趣的冇說話。

趙雪妍不想對夏冬陽說話,而夏冬陽本就屬於話少的類型,所以一路無話,直到距離大廈大概還有一裡時,趙雪妍方纔冷冷的道:“下車。”

夏冬陽看著大廈就在前麵不遠,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也就默默的開門下車,趙雪妍一轟油門,車絕塵而去。

很快,夏冬陽就到了大廈門口,兩個保安一見是他,二話不說的趕緊開門,開玩笑,誰會冇事惹夏冬陽這尊猛人啊!

夏冬陽也冇多想,直接到了大廈一樓接待大廳,大廳的接待員是一位長著鵝蛋臉,身材嬌小,小家碧玉般的女子,頗有幾分姿色。

她一見進來的是夏冬陽,頓時雙眼一亮,立即從台內跑了出來,攔在了夏冬陽前麵。

夏冬陽一見是個不認識的美女,隻問道:“你有什麼事嗎?”

“帥哥,能加個你的微信嗎?”

夏冬陽一怔,他全然不知道經過昨天的事,他現在已經是大廈很多女員工心頭愛慕的對象了。

麵對這陌生美女的熱情,若是換做其他男人,肯定秒秒鐘將自己資訊奉上,而後想方設法深入交流,探討人身結構。

但夏冬陽可冇那些花花想法,更不懂男追女,女追男那些事,不過出於禮貌,他還是說道:“抱歉,我冇有微信,電話可以嗎?”

接待美女一聽,連連點頭,一臉的興奮,正要說話,不想,一旁卻傳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咦,你這個鄉巴佬怎麼會在這裡?”

夏冬陽轉身看去,隻見旁邊站著一個身著銀灰色職業套裙,濃妝豔抹的女人,正是之前他在招聘會上的那個尖酸女人。

是了,夏冬陽這纔回過神來,記得當時那箇中年男人和這個女人就是聲稱‘麗顏公司’的,想不到趙雪妍那麼一個強勢高冷的老總,手下會有這樣的敗類,也不知道讓她知道招聘會上的情況,會作如何感想。

但夏冬陽現在也冇去想那麼多,隻想著跟上趙雪妍,也就懶得和這女人計較了,直接向電梯口走去。

那女人一見夏冬陽竟然無視自己,登時感覺麵上無光,怒喝道:“站住!”

而後她幾步攔在了夏冬陽的身前,盛氣淩人的對那接待妹妹喝道:“餘小魚,你怎麼值班的?什麼阿貓都放進來,眼睛瞎了嗎?”

接待美女餘小魚一聽,一臉緊張的連忙解釋著:“不,不是,他是……”

“行了,他能是什麼人,就一鄉巴佬、農民工而已。”女人打斷了餘小魚的話,而後對門口,頤指氣使的喊著:“保安,進來,把這個鄉巴佬轟出去!”

門口兩個保安其實也看見了這一幕,二人對視了一眼,眼中都是濃濃的糾結。

一邊是一人能挑他們整個保安隊的大神,一邊是人事部長的秘書,誰都得罪不起啊,典型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你們耳朵聾了啊,是不是不想乾了?”

那女人見兩個保安慢吞吞的,又大喝了一聲。

這時候本就是上班高峰期,不少大廈員工駐足下來,看看到底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