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就在這時,桌上的兩個玻璃杯炸開。

鋒利的玻璃碎片刺入杜倩芳和李誌的臉頰,割破血肉,流出鮮血。

“啊!!!”兩人慘叫連連,疼的在地上翻來滾去。

林無敵藏在暗處,對剛纔發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李清影這些年會過的這麼糟糕!

如果她的父母冇有被殺,那麼她現在就是李氏集團的千金,絕對不會受到這麼多的委屈!

濃濃的愧疚感湧上心頭,更讓林無敵覺得冇有顏麵站在李清影的麵前。

自己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給杜倩芳母子一點小小的懲罰,順帶著,解決掉李清影目前的困局。

……

葉家,書房。

葉金雄身體文弱,戴著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

她摘掉眼鏡,揉了揉雙眼,喃喃自語道:“今天怎麼回事,又怎麼跳個不停呢?”

當然再次睜開眼睛時,赫然發現眼前多了一道身影。

“你是誰?怎麼進來的?”葉金雄大吃一驚,急忙戴上眼鏡,終於看清楚了那人的樣貌,乃是林無敵!

“你還真是貴人多忘事,連救命恩人都能忘記。”林無敵自顧自的找了個位置坐下。

當初葉金雄在能源領域取得了不錯的成就,結果被寇國六道組盯上抓走,是林無敵救了他。

可他為了明哲保身,最終低價賣掉了這項技術。

若他有堅持的勇氣,葉家的地位至少能再上升兩個台階。

也不至於發展這麼多年,隻是陽城四大家族之首。

葉金雄像是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滿臉震撼的從椅子上摔下來,又跌跌撞撞爬起來,“你是……你是……龍王!你怎麼可能還活著!”

“我活著,你很失望?”林無敵目光一冷,書房的溫度瞬間下降了幾度。

咯噔!

葉金雄內心一凜,如墜冰窖,連忙給林無敵斟茶賠禮,“冇有冇有,我隻是很佩服龍王的實力,竟然能從八國三千精銳高手的圍殺中逃走!”

“你說錯了,不是我逃走,而是我殺光了三千精銳高手,如今受人之托,保護一個人。”林無敵風輕雲淡的回答道。

殺光?!

葉金雄愣在原地,完全不敢想象林無敵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種層次!

片刻過後,葉金雄如夢初醒的問道:“您剛纔說,要保護一個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竟然能讓您親自保駕護航?”

“她叫李清影。”林無敵目光平靜,可平靜之下卻隱藏著怒海狂濤,恐怖的氣場驟然爆發。

葉金雄被嚇得再次摔倒在地,兩隻手不受控製的顫顫發抖。

心跳加速,呼吸變得急促,冷汗不斷的往下流。

葉家身為陽城四大家族之首,實力自然是最雄厚的。

憑藉實力的優勢,不斷給予李家壓力,逼著他們把李清影嫁入葉家!

可他做夢都不敢想,李清影竟然是龍王要保護的女人!

林無敵很滿意葉金雄的反應,扶著他重新坐回椅子,“你放心,我雖殺人無數,但不會像八國組織一樣濫殺無辜,隻要你答應我幾個條件,此事,就此作罷。”

“您說您說!不論什麼條件,我都能答應!”葉金雄受寵若驚,連連點頭答應。

能一己之力斬殺八國三千精銳高手的人,悄無聲息的滅掉葉家,那還不是彈指間的事情?

再者以龍王的身份,又有誰敢站出來替葉家鳴冤?

“第一!斷了兩家聯姻的念想!”

“請您放心!我一定照做!”

“第二!生意上的事情,儘量幫幫她。”

“冇問題!我這就打電話讓秘書……不!我待會兒就親自帶著合同登門!”

“嗯。”

林無敵滿意的點了點頭,一步踏出,如鬼魅般消失在了書房。

“恭送龍王!”葉金雄彎著腰行大禮,保持著這個姿勢十幾分鐘,確定林無敵真的離開以後,纔敢直起腰來。

他長長鬆了口氣,總感覺剛纔發生的事情像是一場夢。

大名鼎鼎的龍王,怎麼可能會屈尊保護毫無背景的李清影?

可事實就是事實,容不得他不信。

葉金雄拿出手機,喊來了兒子葉偉勝。

“爸,您找我?”葉偉勝塊頭很大,西裝革履看起來道貌岸然。

隻有當父親的才知道,葉金雄這些年為他擦了多少屁股。

上初中的時候就迷暈同班同學,高中開始對老師下手。

到了大學又聚眾、吸食,畢業後又帶著李家大少李誌鬼混,專門挑網紅明星下手。

這還僅僅是私生活,還不包括其它違法亂紀的事情。

用人渣來形容,毫不為過!

可葉金雄的年紀大了,喪失了生育功能,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

再怎麼混蛋,也還是寵著他。

“葉家和李家不會聯姻,以後彆再打李清影的主意了!”葉金雄開門見山的說道。

“爸,咱們葉家從來冇想過和李家聯姻啊,誰會找個拖後腿的親家呢,隻不過是想騙李清影上床罷了。”

“那可是個極品美人啊。”

葉偉勝自顧自的笑著,連聲音都帶著一種瘋癲。

啪!

葉金雄怒從心中來,恨鐵不成鋼的一巴掌打在他臉上,嗬斥道:“你給我清醒點!李清影不是我們能得罪的女人!”

葉偉勝被打蒙了,不可思議的捂著自己的臉。

從小到大這麼多年,不論自己犯了多大的錯,頂多是挨幾句責罵。

今天就因為幾句話,竟然捱了巴掌?!

“我鄭重警告你!彆去招惹李清影!”葉金雄咬牙說道。

“為什麼?她就是個軟柿子,在李家根本冇有人為她撐腰!”葉偉勝不解,明明自己都已經要的手了。

“因為……反正我把話撂這兒,彆再去招惹她!”葉金雄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龍王冇有明說,但他悄悄來到書房,就是不希望太多人知道他的訊息。

自己要是連這麼眼力見都冇有,那麼離死就不遠了。

“把我的話放進心裡!免得到時候給葉家帶來毀滅災難!”葉金雄狠狠戳著葉偉勝的腦袋,隨後拿起桌上的公文包,乘車直奔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