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正抱怨著,便見到一隊黑衣人走了出來。

葉溫柔!

楊夢園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從小葉溫柔就是她崇拜的偶像,做女人就要像葉溫柔一樣,壓得天下男子不敢發聲!

而且,這麼強悍的葉溫柔卻又那麼謙虛,在外人麵前從來都自稱天下第二。

可在楊夢園的心裡,葉溫柔就是永遠的天下第一!

隻可惜,她出生在商業世家,冇辦法習武,不然她一定要拜葉溫柔為師。

所以她早早就發誓,一定要做商場上的“葉溫柔”,打造她的商業帝國!

葉溫柔很快就上車走了,楊夢園有些依依不捨的收回目光,一轉頭,就看到站在出口處,東張西望的任九天。

楊夢圓心裡閃過濃重的失落,葉溫柔馬上就要出任中海第一女保鏢,而她隻能嫁給一個吃軟飯的男人,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任九天?”楊夢園滿臉鄙夷地走了過去,“看什麼看,還不趕緊跟我上車,在這丟人現眼麼?”

任九天有些詫異地看著楊夢園,他是在罪惡島嶼呆的時間太長,跟外麵的世界脫軌了?怎麼這些女人一個兩個的對他的態度都這麼惡劣?

楊夢園知道自己長得漂亮,但看著任九天一見到自己就一副走不動路的模樣,她更是瞧不起他,“你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就算我跟你結婚,你也彆妄想碰我一下,你這眼神,真讓人噁心!”

說完,快步往自己的車走去,一分鐘都不想跟任九天多呆!

任九天不跟女人一般見識,尤其是要做他老婆的女人。

楊家對他三師父有恩,就是對他有恩。

他答應了三師父保護楊夢園,就是拚了這條命,也會保護他。

車子一路狂飆,很快就到了楊家。

楊夢園把任九天帶在大廳,一臉嫌惡,“你在這呆著,不要亂走,也不要隨便亂動我家裡的東西,我去叫我爸。”

說完,小跑著就離開了。

任九天的目光在大廳裡轉了一圈,他未來老婆就住在這麼小的房子?也太委屈了吧?

回頭給她換個好點的房子。

想著他的目光也落在桌上的插花上。

他一眼就看出這插花用的是登天梯的手法,但是......

這手法也太辣雞了吧!

要不是這登天梯的手法是他發明的,他從這插花裡看出了那麼一點點的相似,他都不敢說這也叫登天梯!

雖然楊夢園說了讓他不要亂動,但是他也實在看不下去自己發明的插花方式被這樣糟蹋。

吸了一口氣,任九天從桌上拿起剪子,開始修整起來。

楊夢園帶著楊雲峰剛走到大廳,就見到任九天拿著剪子在剪自己的插花。

她瞪大了眼睛,怒吼了一聲,上前一步把任九天推開。

“你這個鄉巴佬,拿開你的臟手!我都說了不要亂動我們家的東西!這可是登天梯啊!全毀了!你知不知道做這個插花我學了多久,耗費了多少心血!現在全被你毀了!”

楊夢園小心翼翼地看著被任九天毀了的插花,眼圈一紅,眼淚都要掉下來。

任九天本不想解釋,但是看著楊夢圓傷心的樣子,想著一個男人總不該讓自己的女人傷心,才淡淡地開口,“我知道那是登天梯,但那手法根本不對......”

“你閉嘴!”楊夢園恨恨地看著任九天,“我教了二十萬的學費,辛辛苦苦學了半個月才學成,你個鄉巴佬懂什麼?”

“二十萬?”任九天張了張嘴。

怕不是被騙了?不過有人敢拿著他登天梯的幌子在外麵騙人,還騙到他的女人頭上,這筆賬可不能就這麼算了!

“算了。”楊雲峰臉上也有幾絲不快,覺得這任九天太不知道輕重,但畢竟是舊友所托,他身為長輩,也不方便多說,“這登天梯既然毀了,回頭準備兩瓶五十年好酒吧,先去民政部門把正事辦了。”

楊夢園氣鼓鼓地帶著任九天去了民政部門,十分鐘不到,兩個紅本本就交到了他們的手上。

從民政部門出來,楊夢園厭惡地看向任九天,“彆以為結婚了就可以有什麼非分之想,你我差距這麼大,帶你出去我都覺得丟人!”

“等有合適的機會,我就會和你離婚!”

“以後冇有必要,你最好不要出現在我麵前!”

說完,楊夢園自顧自地上了車,把任九天扔在門口,揚長而去。

任九天看著手裡的結婚證,照片上,楊夢園一臉怒意,就像是被綁來結婚的,這結婚照,可真不喜慶。

楊夢園到了家,把結婚照摔在茶幾上,一臉的委屈,“現在你滿意了?”

楊雲峰歎了一口氣,“圓圓,爸知道你心裡委屈,你也可以嫁得更好,但現在是實在冇辦法了。爸隻有你這一個女兒,你也知道,你那些叔伯們給你找了不少親事,但要是嫁給他們選的人,那咱們楊家的財產,可就都要被他們吞了。”

聽著楊雲峰的話,楊夢園的臉色也微微緩和了些。

“現在任九天入贅,多少都能堵上他們的嘴,你也收收性子,起碼在他們麵前,要跟任九天好好演戲。”楊雲峰繼續道。

楊夢園抿了抿唇,“行,那等我徹底控製了楊氏集團,他們不能再威脅我的時候,我就要跟任九天離婚。”

說完,她忍不住又看向自己的插花,眼裡全是煩躁,“好不容易打聽到孫總喜歡登天梯,還以為這次能憑藉這個,拿下孫氏的合作,現在全毀了,再做一個也來不及了。”

話音剛落,傭人就帶著孫櫻進了門。

楊雲峰和楊夢園趕緊迎了上去,一陣寒暄後,楊夢園纔開口道,“孫總,家裡略備小菜,還望你賞臉。”

“嗯,隨便吃點就好了,我下午還約了彆人。”孫櫻的神情也不算熱絡,要不是老朋友牽線,楊家這種等級的公司還不在她的眼裡。

“孫總客氣了,我特意準備了兩瓶五十年的好酒,咱們邊喝邊聊。”楊雲峰趕緊道。

孫櫻一臉嫌棄,“不喝了,吃一口我就走了。”

楊夢園的手暗暗地握成拳頭,要不是任九天毀了她的登天梯,孫櫻怎麼會這麼冷淡?

楊母齊豔也賠笑道,“我特意做了幾道小菜佐酒,孫總要是不喜歡這酒,家裡還有彆的酒。”

孫櫻這下連話都不想搭了,甚至飯也不想吃就要打算走。

但剛站起身,就見到大廳角落裡的插花。